您当前访问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穿越小说 > 离人落浓妆

离人落浓妆

来源:未知 主角:棒棒冰 分类:穿越小说

林归晚明明在实验室做着实验,结果穿越成林太尉嫡女,嫁给王爷,一穿过去就被王爷捉奸在床,这是什么剧情?她才懒得搭理,在这朝代玩的不亦悦乎,开药铺,开学堂,王爷是什么鬼,只想做好我自己。...

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

《离人落浓妆》小说简介

第1章 成了大盛朝的闺阁小姐?

“嘭!”

一道力将她狠狠推出去,林归晚一下撞到柱子上。

怎么回事……谁打我?

额头血流如注,顺着脸庞蜿蜒而下,身上也带着难以启齿的疼痛。脑袋嗡嗡作响,她想瞧瞧是谁,却被鲜血腌的睁不开眼。

“林太尉!本王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一道冷冽的目光打在林归晚身上,她本能的觉得这人对自己极其厌恶,

“王爷…这,是臣管教无方…”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进林归晚的耳朵,更让她迷惑不已。

什么王爷?太尉又是啥?林归晚抹掉眼上的血渍,费劲的打量着面前的情况。

她坐在床上,床前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,穿着白绸里衣背对着她,屋内站满了人,刚刚的太尉好似就是为首的穿着深青色古装的中年男人。

这什么鬼情况?拍戏吗?

“哼!”身前的男人回首厌恶的看了林归晚一眼,拿上自己的衣袍快步离开。

“孽种,你把我太尉府的脸尽了!不知廉耻的小娼妇!”中年男人恭送过王爷,挥动着衣袍,气的面目狰狞。

“老爷,归晚小不懂事,难免犯了错事…”

“是啊,爹,姐姐也是情不自禁…”

太尉身边站着一对母女,像是劝慰着他,可说出的话太尉却更生气了:“你就在家好好呆着,不要再出门丢脸了!”

林归晚迷茫的听着他大发脾气,呆坐着不动,难道是她在做梦?可头上的疼痛……

第2章 赐嫁

林归晚目送她出去,拿起桌上的小瓷瓶打开闻了闻,这哪是什么治创伤的,明明是恶化伤口的。

幸亏她是个学中医的,换成别人还不一定能闻出来。这娘肯定不是亲娘了,这事估计也是设计好的了,看来她要打探一番了。

日头西斜后,天色慢慢暗下来,林归晚并没有吃送来的饭菜,并不是饭菜不和口味也不是放了什么东西,而是全都是发物,真要吃了十天半个月能好的伤,拖半年也不一定愈合。

夜越来越深,林归晚推了推门,发现被锁了,她只好垫了凳子从窗户跳了出去,幸好他们没料到一个闺阁小姐会跳窗出来。

躲过巡视的家丁,林归晚摸索着整个太尉府的格局,看起来这个便宜老爹还挺有钱,光从院子大小就能看得出。

林归晚跑的腿都断了,还要受着心惊肉跳被人发现的心情,一直翻找,终于在她院子的东北方向摸到了林风眠的闺阁。

这院的矮墙还难不住她,三两下跳了进去。

正房的灯火还亮着,里面有簌簌的低语声,林归晚蹑手蹑脚的趴在门旁,屏住呼吸听着。

“你说你真是气死为娘,为了那个贤王你做出这种事,幸亏是那个贱蹄子替你顶了,不然娘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“可贤王是最大机会登上皇位的,虽然女儿与他从小相识,可他从不提要娶我之事,所以我才…”

林风眠有一丝不甘,明明从小到大贤王都对她很好,就算出去也记得送来些小玩意儿。如果不心悦,怎么可能会这么做…

林归晚听到这,心里的疑虑已解了大半,但怒火烧了起来,一个闺阁小姐的清白简直就是她的命!

“休得再提,现在不知如何处置那小蹄子,娘让月桃费心把王爷弄到那小蹄子的屋里,可不是让你再次作践自己!”

“是啊小姐,夫人可为你操碎了心。”是白天那个丫鬟。

第3章 下马威

红轿子从京城南抬到京城北,比起太尉府,贤王府看起来十分冷清,既不张灯结彩,也没鞭炮唢呐。只挂着几条红布,孤零零的飘着。

贤王到府后,下了马褪去外面的红色外衣,匆匆离去。娶了太尉府嫡女,也不是不好,至少能拉拢过来太尉,可林归晚那个样,实在让他难以下咽。

只留的轿里的新娘一人徒增尴尬。林归晚早已料到,心里毫无波澜。

两个都是被迫成亲,能好脸相对才怪了,更何况那个贤王更悲催,他完全是背锅侠。

“王妃,您这边来。”一只手伸过来扶着林归晚,搀着她向新房走去。

说是新房,不过是临时新扫的一个院子,一丝喜庆的氛围都没有。

林归晚拉掉头上的红盖头,解发饰。反正今天又不会有人过来,何必呆坐着,这凤冠可重的很。

“王妃?”一个清丽的丫鬟惊异的看着林归晚的动作,果然名不虚传,是个不知轻重的女子?

“太重了,我已知王爷不会过来了,你们也都下去吧,晚饭前叫我就行。”林归晚转转脖子,无所谓的说着。

丫鬟掩下眼中的轻蔑,本分应着,转身离开了。

林归晚环视了一下监牢一样的房间,心里闷闷不乐。她难道就要在这儿憋屈一辈子到死?难得的一身好医术,就被埋没?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新女性,就这样草草过一生?

不行不行,这事得从长计议……

书房内,贤王封喻川坐在书桌前,看着一封来自百花楼的情报,门被敲响,进了一个丫鬟。

“禀告王爷,王妃她说累了先睡会儿让奴婢晚膳时喊她。”丫鬟露出一丝不屑。

第4章 回门风波

两波人簇拥着回了府,互相虚假寒暄着,到了府中,周夫人就笑莹莹的拉走林归晚,说要说些母女间贴己话儿。

贴己话儿?林归晚也闲的发闷,乐意与她周旋。

“归晚呐,要是受了委屈要跟母亲说啊,可别憋在心里难受了自己。”一开口,周夫人就笃定的说着,像是看到了她与王爷不和。

果然如此。林归晚心里嗤笑一声,面上带了些许羞涩:“王爷对我很好…”

周夫人这话显然不甘心:“我的儿,在母亲面前你有什么不好说的,就是王爷欺负了你,娘也能给你讨个公道。”傻女儿怎么怪怪的?

这是硬要说她过得不好咯?林归晚倒要看看她想干什么:“母亲的意思是?”

“男人嘛,都是三心二意的,与其偷偷出去,不如你带几个丫头,也能在你身子不舒服的时候,帮帮你不是?”周夫人摸着林归晚的手,看着她脸上的神态。

她还没嫁过去几天呢,就要把手伸进王府了?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:“母亲费心了,这些事我不好替王爷做主,过些日子再说吧。”

周夫人没想到林归晚会拒绝自己,还要在说些什么,林归晚摆了摆手,说闷,想出去逛逛。

周夫人脸色有些不好,林归晚不傻了?这哪有之前的样子,明明是个正常人,怎么过了门就变了个人?

太尉府的后院建的是极好的,小桥流水,花团锦簇。锦鲤活跃的跳动着。

不远处,花树边,林风眠看着慵懒娴静的女子,美艳不可方物,心里的一根弦忽然崩断!她快步走到林归晚身边…

“姐姐…”林风眠按下想要撕打她的冲动,柔柔弱弱的叫着林归晚。

正看着鱼儿争食饵的林归晚转过身子望向自己二妹:“怎么了?”

第5章 满身是刺

“王爷要怎么惩罚我?”林归晚气极反笑。

封喻川盯着她,有一丝疑惑:“等风眠醒了,你给她斟茶道歉,禁足一个月。”

“王爷还没搞清事情到底怎么回事,就下定论是不是太草率?”林归晚抚了抚鬓角:“我可没推她,自己跌下去的。”

“姐姐…我不怪你…”躺床上的林风眠悠悠醒来委屈小意,看起来十分虚弱。林归晚怎么回事一点也没往日的样子?

“不怪我什么?不怪我听你说我是个荡妇?不怪我听到你说我是个摆设王妃?还是——”林归晚扯起嘴角还想再说什么被封喻川打断。

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封喻川呵斥她。按风眠的性格绝不会说这种话,她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。

脸色苍白的林风眠倚在床案,垂着眸声声啼血:“姐姐竟如此血口喷人!”

看到贤王呵斥了林归晚,林风眠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阵说不出的畅快,当了王妃又怎样?王爷还不是向着她,傻子而已嘛,过了风头肯定踢掉了。王妃这个位置早晚是她的囊中之物!

看着林风眠无力的样子,林归晚就犯恶心: “我到底血口喷人没有你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,你敢发毒誓你说的话都是真的,要不然头生疮脚流脓不得好死?”

“你好歹是个女儿家,竟说那么粗俗的话!真是对不起你半点身份!”封喻川皱着眉,这傻女人能说出这种话?

“你少管,我的好妹妹你敢不敢应?”林归晚也同样恶心封喻川一副维护老情人的死样子,要不是她穿越过来,真林归晚的头上都一片草原了。

林风眠像是被吓到只是嘤嘤嘤的哭着,周夫人捂着心口,语重心长:“归晚呐,你妹妹还没好,别这样了…”

林琅看着这一切闹剧,青筋直跳,无论这事是不是真的,传出去又该招人弹劾,一家人竟然窝里横?

“好了,王妃,是臣管教不力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!”林琅做了一个揖,希望息事宁人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不知道明天朝堂的人会怎么嘲讽他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都市情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