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访问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古代小说 > 绛九歌

绛九歌

来源:未知 主角:林深 分类:古代小说

风九歌是绛九歌的女主角。顾北彦现在是檀王了,手握重权,早已不是那年满门抄斩跪着发誓报仇的小子了,而她不是以前的九九了,她早已是朝堂上游刃有余的郡主了,江山如此多娇,她能否与他携手并肩?...

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

《绛九歌》小说简介

第1章 故人相遇

开元十二年,宁灭,洛立。笙皇下令改国号为楚,时称楚洛。

———

夜,月悬于空,雾色甚浓,风婆娑树影而过,静寂如水。

彼时,树后有人影窜过,身手矫健,月光淡薄,不能见那人面容,其着一身黑袍消融于雾色之中。

两抹身影落在屋檐上,其中一人上前揭开一块砖瓦,内室一片通亮,只是不见人影,那人仔细查看一番,依然无所获。

是个女子,她抬头,朝着黑袍的人摇头,压低语调道,“无人。”

面对着的女子黑袍着身,整个人都与这茫茫月色融为一体,她勾起唇,若有若无的笑痕显露出来,有趣。

“在那儿!”一声嘹亮的叫喊从不远处传来,渐渐近了,一群拿着利剑的庭卫整装而来。

屋檐上的两人相视,随后纵身跃下,庭卫即刻分为两路,各去追踪一人。

偌大的屋内,烛光通亮,正中央的熏炉中正燃着香,溢满整间屋子。风九歌进屋时便闻到这股味道,下意识地捂鼻。

倒不是因为香里有毒,只是此香熏得也太过浓烈,让人闻着不适。

如先前所视,屋内无人,绕过陈列着书籍的紫檀架,风九歌放轻脚步,探索着进入内间,借着烛光,她看到了卧榻上的人影,隔着帘子,她瞧得不是很清楚。

看来她便是自己所寻的檀王了。

顾北彦,楚洛国唯一一位异姓王爷,掌握重权,是整个王室的核心,也是她此行的目标。

第2章 故意滋事

入夜,朱门前点着灯,两位护法立于两旁,见风九歌来到,纷纷半跪行礼,“副门主。”

风九歌只是点头,随后迈步进去,她是打算回自己所在的院子的,却在半路被请去前厅,面色直接难看下去。

正厅悬于中央的是一块匾,上面锍金体镌着覃寺门三个大字,紫木实椅摆在两旁,烛火通亮,背对着她所站一个男人,墨衣修身,背影俊挺如碧山修竹,他是负手站的。

风九歌本不愿见他的,他们同为门主,没道理她就要听命于他。再者,他沈少寺算什么,凭什么管她?

像是察觉到她的到来,背对着的男人缓缓转身,一张俊秀温润的脸露出来,高挺的鼻梁下,唇轻抿。

相较于顾北彦,他给人的感觉是十分好亲近的那种,但,风九歌不喜欢。

“听说你去了趟皇宫。”男人开口,语气带着疲惫,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味。

风九歌半坐在紫木椅上,把玩着垂落的一抹长发,表情淡然,眼皮都没掀动一下,“是。”

她向来敢做敢认,况且对沈少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“小九,你年轻,很多事还不是你能涉身的,这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。”对风九歌,他生不起气来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很多事就算不说对方也能知道。

听着他似兄长般教训妹妹的口吻,风九歌眉头一皱,纤手在案台上一拍,语气带着不悦,她道,“够了!”

她最讨厌的就是沈少寺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,看着像是为了她好,可他又何尝懂过她?

“不要以为你年长我几岁就可以装出一副高深的模样,沈少寺,我的事你不配管。”

她双眸怒瞪他,语气也加重了几分,一张灵动的脸,此刻却充满怒意,令人害怕。

第3章 何须生气

论讨好人的功夫,风初瑾可比她会做多了。

知道是自家父亲回来,风九歌也照常不理,自一年前她便如此性格,府内众人见惯,也无人给违她意愿,一时间,倒让风初瑾在府内立了威信。

看着风九歌离去的背影,随在风氏家主身后的风书屿不露痕迹地蹙眉,随后他便进言道,“想必小九这又是病犯了,父亲莫生气。”

一母所出,风书屿也算是看着自家妹妹长大的,情分自然是比当爹得亲,只是他也摸不透风九歌突变的性子。

一年前,大夫诊断是患病,不过这只是对外的借口,为了堵住悠悠之口,而一年已过,仍未找到办法医治,这不免令他担忧起来。

风氏家主负手而站,一张不怒自威的脸没有表情,似乎是接受。而一旁站着的风初瑾倒是暗暗自喜。

风九歌是嫡出,地位高她一等,又是笙皇亲封的郡主,得了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。而她虽生在风府,却只是庶出,与她差了一截。

而自风九歌性情大变,府内佣人便惧于她,风九歌在府内的威信自然削弱,而她的威信也因此上升。

她风初瑾论容貌,品行,丝毫不输于风九歌,却在每处都被风九歌占了上风,她不甘心。

———

曲折游廊,阶下石子漫成甬路,越往近环境愈清幽,是一方净地。院外粉墙环护,绿柳周垂,一张花梨大理石案搁在院中。

风九歌所居之处,名唤‘白沙洲’,乃过世的风夫人所取,这一处地方是整个风府环境最优之地。

天色渐好,昨夜下了场雨,院中所植桃花凋落许多,身边的丫鬟拿笤帚清扫。

石椅上,风九歌悠闲坐着,炉上煮茶,浓郁的花香便四溢,她向来清闲,如此暖意自然不会放过。

第4章 宫内大宴

方才风氏家主来话,今晚宫中大宴,他们风府自然是首个要请之人,不同于往日,这次庶出的子女也可以进宫,风初瑾长这么大,从未进过宫,心底充满着期待。

她向来爱铺张,衣衫自然是要最好的。

被唤为母亲的年轻妇人坐在木椅上,一张经岁月磨洗过的脸依然出众,眉目间都与风初瑾类似,一双眼眸同样带着刻薄。

“都好。”此人乃二房,温氏,平日在府内行事都十分低调,但教出来的女儿却不如此。

闻言,风初瑾不满地嘟起嘴,撒娇道,“一定要选一套呢?母亲,女儿今晚一定要漂漂亮亮地进宫。”

她容貌不逊色于风九歌,打扮起来就会显得更加出众。况且,今晚是笙皇亲自下令举办的宴会,宴席列请之人非富即贵,连那位檀王,也会出席。

她自小听檀王的名讳,心底多是仰慕,她如果能够得到檀王的青睐,那檀王妃的地位,比起风九歌的区区郡主,可是要高贵多了。

风初瑾得意地想着。

“瑾儿啊,你要收敛一下自己的性子,可别在宴会上闯祸。”温氏好意地提醒道,毕竟她们在府内的地位只能算是个二房,即便大夫人已去,那两个子女犹在,又是笙皇重用的人,可不好惹。

风初瑾自然知道温氏说的是什么,她不满,“母亲,她风九歌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嫡出,在各处都占我上风,她不配。”

她掩于衣袖下的手慢慢紧握成拳,眸光带着恨意。

“如果我能成为檀王妃,她风九歌就不算什么,到时候,没有她说话的份。”风初瑾站起,一步一步,伸手抚过衣裳,手感柔软,都是上好的衣料。

她一定要赢风九歌,一定要!

第5章 一舞霓裳

洛七染向来迟到早退,就算是如此重大的宴会,他也依旧如此,好在洛樾笙没有计较,反倒拿过一个酒杯扔过去,“老规矩,三杯。

收起纸扇,洛七染大摇大摆地走进,在旁伺候的婢女拿着酒壶上前,倒了满满一杯。他正欲干了这杯,门外又进来一人。

“呦,看来我不是来最晚的那个。”洛七染将酒杯放下,将扇子打开,半靠在软毡上,他模样悠闲自在。

顾北彦着一身玄色蟒纹长袍,黑色锦靴,高绾冠发,俊颜上没有任何表情,随着他走近,自称一股气场,令人敬畏。

风初瑾的目光打从顾北彦的出现就一直没移开过,她双眸似放彩,理了理自己的妆容,怕会失礼于人。

她同样察觉到有一道目光落在她身上,只是当她转头时,那道目光已不再那么灼热,委实奇怪。

“檀王这么大架势进来,是要抢朕风头么?”洛樾笙语气有些重,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,常人听来,这只是兄弟间的问话。

可对于当事人来说,这无疑是场战争爆发的开端罢了。

顾北彦行礼,语气不卑不亢,“臣弟来迟,望陛下见谅。”

明明是认错,他的语气中却丝毫没有处于下风的感觉,依旧是那股傲气逼人,让人不得不臣服于他。

比起洛樾笙,天下人更相传,檀王天赋异禀,更有治理国家的帝王之相。

“那就随老七的规矩,自罚三杯。”洛樾笙笑,点名了坐在下边的洛七染,此刻他正摇了扇子,一派风流。

即便顾北彦是异姓,却处得如同亲兄弟一般,洛七染捏起酒杯下端,直接扔了过去,被顾北彦稳稳接住,酒一滴未洒。

三杯过后,顾北彦落座,他的地位尊于洛七染,所以坐在上头些,而他对面,正好是风书屿,他举杯,两人对饮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都市情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