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访问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总裁小说 > 余情难眠

余情难眠

来源:未知 主角:莫子谦 分类:总裁小说

我和莫子谦本身是一对夫妻,我一直认为我和莫子谦的婚姻就像钢铁一样,不会出现任何的裂痕,但事实告诉我世上并没有完美的婚姻,我某明奇妙收到一张照片,照片里是莫子谦和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玩耍,旁边还有一位女人,而这个女人正是......

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

《余情难眠》小说简介

第一章:家外有家

我和莫子谦是夫妻,十九岁大学未毕业,我便成为他的女人,到现在已经四年,这些年,他对我疼爱有加,我们夫妻过着蜜里调油一般的日子。我以为,谁都会出轨,莫子谦不会,谁都会离婚,我和莫子谦不会离婚,直到那天,一条陌生的彩信将我的生活彻底推入地狱。

那天,莫子谦有应酬很晚还没回来,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一部狗血电视剧,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的一震,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。

照片中一对青年男女围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儿,小女孩儿头上戴着生日王冠,一脸甜笑,旁边的男子正准备帮她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。我的目光就被那男子生生定住了,那不是莫子谦吗?我又迅速地向照片上的女人瞧去,这一瞧之下,却是再难呼吸,那女人不是……

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幕,那时,我和莫子谦刚刚领证,我去他的单身公寓收拾东西的时候,看到床头柜子上扔着一个皮夹,皮夹上落满灰尘,显然许久未被人动过。好奇心驱使,我打开了那皮夹,我的目光也随即被皮夹夹层里的照片定住了。

照片上的女子一头卷发,打扮洋气,时髦漂亮,这会是谁呢?

正好莫子谦来了,我便怀着疑惑把皮夹丢给了他。

莫子谦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,A大是国内顶尖的大学,莫子谦在大学时期便是风云人物,大二便开始创业,大学毕业时,别的学生在拼命找工作,他却已经身家不菲,这样的男子,会没有一两段情史,打死我也不会信的。

我一边心里吃味着,一边暗暗观感着莫子谦的表情,能被放在皮夹里的照片,想来那人,一定在莫子谦的心里占据着不可言说的位置,会是他的初恋吗?

可我却只看到莫子谦皱了皱眉,便把那张照片连同皮夹一起丢进了垃圾桶,“多少年前的东西了,早该扔了。”

他淡淡地说了一句,便径自转身去收拾别的东西了。

见他反应如此平淡,我心里一松,那女人或许只是他生命里一位匆匆的过客吧,两人或许早已没了交集。只要莫子谦他现在爱的是我,婚后又一直忠心于我们的婚姻,我去关心他的以前做什么呢?

可话虽如此,我还是忍不住好奇,在莫子谦不在的时候,旁敲侧击地问过莫子谦的一个哥们高乐,这小子比我小一岁,在莫子谦的几个哥们中,和我最说的来。

第二章:最后的温柔

我抬手,挡住了他吻过来的嘴唇,眼中不乏冷笑,“莫子谦,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一直没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,你就真的不恨我吗?”

莫子谦有些意外地看看我,须臾却是笑了,抬手揉揉我的头发,“傻瓜,早说过,你便是我的孩子,我把你当女儿,这一辈子有你一个女儿就够了。”

把我当女儿,这辈子有我这一个女儿就够了,呵呵,莫子谦,你说谎话的时候就真的脸不红心不跳吗?你知所以这么说,不过是因为你在外边早已有了个女儿,说不定哪天还会有个儿子。

此刻,我的心头恨意更浓,如果手里有把刀子,我恐怕已经一把插进了莫子谦的心窝。

可莫子谦,他依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,他闭上眼睛又把脸贴在我的颈窝处,深深吸了一口气,嘴里梦幻一般呢喃,“弯弯,你真香。我每天上班的时候,都在想你的体香,好想……”

莫子谦很陶醉的吸气,清亮又闪烁着情浴的眼睛睁开,眼底里透露着浓浓的宠溺和爱浴,那一刻,我意识有些恍惚,熟悉的体温和一直依赖的怀抱,呼吸之间淡淡的酒气缭绕在空气里,让人不由自主地沉迷。

陈丽嫣说的话,会是真的吗?她不会是看我和子谦过的幸福,故意发那些来挑拨离间的吧?可是那孩子长的又分明像极了莫子谦,还有每月莫子谦的出差,这又怎么说?

就在我深深合上眼睫,心头一片百味杂沉不知所解的时候,莫子谦忽然就进入了我的身体,我啊的一声低呼,莫子谦的吻已经落了下来……

虽然在一起四年,我和莫子谦已是老夫老妻,但我们的身体,却从没有厌倦过对方,我们非常懂得怎么让对方快乐,莫子谦他更甚,这一晚,我在痛恨与怀疑的百味杂沉中却依然高潮迭起,后来便沉沉睡去。

只是我睡的并不好,梦里总是出现莫子谦和那孩子在一起的情节,我听见莫子谦的声音,他说:娶她不过是身体需要。

我又看见陈丽嫣得意的笑脸,她说:我们才是一家,莫弯弯,你该滚了。

醒来时,莫子谦已经穿戴整齐。

第三章:狼狈入狱

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莫子谦忽然回头了,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看到凶猛冲过来的车子时,顿时煞白,笑容变成了深深的震惊,他一把推开背向着我,离车子最近的陈丽嫣,但自己却再来不及躲开,他抱着那孩子身子滚出去好几米远。

我开的宝莱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区的假山,血,从我的额头淌下,很快模糊了我的视线,意识迷朦中,我听到警笛轰鸣以及救护车的锐响。

睁开眼时,我已经在医院里,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脑震荡让我头晕晕的,身体有点儿不受控制。两个警察站在床边,正等着我醒来做审问。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担忧的目光。

“那个杀人犯呢?我要杀了她!”

外面传来莫子谦的妈妈,吴娟愤怒的喊声,她的身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,不顾警察的阻拦,挥手就给我两个重重的耳光。

“你个杀人犯、刽子手,你自己生不出来就算了,竟然还要杀我儿子、我孙女,我今天就让你去死!”

吴娟扑过来,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喉咙。

我的额头,伤口崩开,鲜红的血很快又打湿了厚厚的沙布,这个我叫了四年妈妈的女人,我对她如亲生母亲的女人,她视如不见,只面目狰狞,双眼腥红,两只手青筋爆跳如恶鬼的厉爪死死地扼着我的喉咙。

“你快放开!你会掐死她的!”佳郁吓坏了,赶紧来掰吴娟的手。

可是没有用,吴娟是恨不得我立刻给他儿子孙女偿命的。

我的喉咙被扼的死死的,已经不能呼吸了,我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白,我想我就要死了。吴娟不掐死我,我也会被法院判处死刑,因为我撞死了那对父女。

后来,还是警察救了我,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我这个刽子手还不能死。

警察将吴娟拉开了,吴娟又哭又骂好半天才被亲戚拉走。警察一边问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莫子谦父女,一边做着笔录。

我说,莫子谦骗了我,他家外有家,还生了那么大的女儿,却骗了我差点儿四年,我精神受了刺激,才会开车撞他们。

第四章:贱人心机

这还是我在那一日后,第一次见到他,他看起来清瘦了不少,眉眼冷峻。

与他同来的,是一份离婚协议书,只要我在上面签个字,其他手续,便由他全权办理了。

我签字的时候,他便侧过身去吸烟,似乎不想看我一眼,直到警察出来制止,他便将香烟掐熄,拿着我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一句话未说的离开了。

整整三页的离婚协议,我只字未读,心都死了,其他的,我还在乎什么呢?

佳郁在当天晚上便过来了,我才知道,莫子谦把我们离婚的事已经登了报,如此广而告之地宣布他和我离婚的消息,这是巴不得立刻摆脱我这个杀人犯吧!

莫子谦,你是有多恨我。

我的心死寂死寂的,到此时,仍形如枯木。

佳郁哭着骂我,“你怎么那么傻,是那个渣男负了你,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净身出户的应该是他。”

我看得见佳郁眼中闪烁的泪光,和悲痛心疼的样子,却只是轻轻笑了笑,“佳郁,我累了。”

一个人若是死了心,活着跟死了便没区别了。

我和佳郁的会面,就这样结束了,几天之后,女监管人员又将我带了出来,她说有人要见我。

我不明白除了佳郁还会有谁想见我,当我看到站在会见室里,一身光鲜,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昂贵钻石戒指的陈丽嫣时,我的心里却没有激起半点波澜。

自己的男人劈腿初恋,却怪外面的女人,这是傻子的做法,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打根子里便烂透了,苍蝇自不会盯着他,何况,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莫子谦,是他明明娶了别的女人,却还和初恋生了孩子。

从头到尾,莫子谦才是混蛋人渣。

第五章:将子送人

“怕什么,全是那姓陈的让我们干的,狱警也知道,要判也会先判她们!”

姓陈的,陈丽嫣?昏迷之前,我的脑中回响着陈丽嫣的话,“我会让你在里面多住几年,直到老死。”

是呀,她通过狱警挑唆了那些对我有恨的女囚,让她们用尽各种手段折磨我,只要我反击,就免不了个聚众斗殴,寻衅滋事,最终落得个,刑上加刑的结果。

当我意识到陈丽嫣话里的真正含义时,黑暗沉沉袭来,我再也睁不开眼睛。

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医院里,那个狱警最终怕惹祸上身,报告了上级,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才得以保命。

就此,我极力隐藏的怀孕的事,被警方发现了。

非常讽刺的是,在我和莫子谦的婚姻里,我曾吃尽各种偏方苦药,用尽各种方式,我都未能怀个一儿半女,进了监狱,离了婚,我却发现自己早就珠胎暗结了。

胎儿保住了,也是与此同时,警员发现了我身上除了两臂和尚是完好的脸蛋之外,层层叠叠的伤痕。警方震惊之外更加震惊了。

那些报复过我的女囚被严肃处理了,至于怎么处理的我不得而知,因为我的身体不允许我离开医院,而那个女狱警也被严肃处理了,据说开除了公职。

我跟警方说不要告诉莫子谦我怀孕的消息,但警方还是试图联系了莫子谦,但那人带回来的消息却是:莫子谦说这孩子不是他的。

让我赶紧把孩子打掉,别想赖上他,而且我是一个心思歹毒的女人,差点儿撞死了他的爱人和孩子,他不会再与我有任何瓜葛。

警方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在病房里听了个清楚,那一刻,我的指尖,我的心脏全部在发抖。我的眼睛充血,心头、身上,泛起刻骨的凉意。

这就是我全心全意爱过的那个男人,我十九岁大学未毕业便交与身体的男人,那个时常在我耳边呢喃着动人情话的男人,他是如此的绝情,我的肚子里,是他的亲生骨肉啊!

猜你喜欢

  • 都市情感
余情难眠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

热门小说排行榜

推荐小说排行榜